Hi ,欢迎来到金号角网 专业金融需求撮合平台,让金融需求找到更优质的服务商
免费注册 关注我们
金号角商讯
联系我们
新闻
新闻 产品 百科
发布需求
TOP
当前位置:金号角网> 金融资讯> 公司新闻> 董事会签抽屉决议遭罚 金贵银业24亿预付款去向存疑

恭喜湖南/长沙市【成功】需求金额200万元

恭喜湖南/长沙市【成功】需求金额200万元

恭喜湖南/长沙市【成功】需求金额300万元

恭喜湖南/长沙市【成功】需求金额200万元

恭喜湖南/长沙市【成功】需求金额1000万元

董事会签抽屉决议遭罚 金贵银业24亿预付款去向存疑

2019-07-25 来源: 新浪财经 编辑:新浪财经 有1376人参与 手机查看
微信浏览器扫一扫查看详情
行情图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董事会签“抽屉决议”遭处罚,金贵银业24亿预付款去向存疑

来源:市值风云

作者| 长风

历史上,白银作为贵金属,与黄金一样作为重要的货币物资,具有储备职能,曾经被作为基础货币使用,是国际间支付的重要手段。除作为货币使用以外,制作银器和首饰也是白银的传统用途之一。

随着白银的用途越来越多的面向工业领域,白银由于具有优良的常温导电性、导热性、反射特性、感光成像特性、抗菌消炎特性等物理化学特性,作为催化剂、导电触电材料以及抗微生物剂等,其在电子、可再生能源、航空航天、新能源汽车以及医疗卫生等领域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在A股上市公司中,金贵银业(002716.SZ)于 2014年1月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成为白银第一股。公司属于有色金属冶炼业,主营业务以白银冶炼和深加工为主,配套铅冶炼,并综合回收金、铋、锑、锌、铜、铟等有价金属,主要产品为白银、电铅、黄金及其他综合回收产品。

按理说,公司做的是点石成金的生意,应该富得流油,即使一时手头紧,把自家生产的白银卖点就有钱了,至少不至于揭不开锅。

那么,公司是否缺钱,缺钱时又是如何操作的呢?

一、“印钱”的也缺钱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公司截止2018年末受限资产合计为41.00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重为34.98%,占公司净资产的比重为110.90%,受限资产涉及货币资金、应收票据、存货、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等几个重要科目,受限原因主要为借款质押、借款抵押和保证金及被冻结的银行存款等原因。

公司为了资金周转,押上了公司的主要资产,由此可以看出,公司似乎很差钱。

公司自上市以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38亿元、4.96亿元、0.00亿元、3.79亿元和-0.54亿元,极不稳定,波动很大。

公司近5年来的净现比分别为-2.03、4.20、0.00、1.47和-0.41,净利润质量时好时坏,这变化之快确实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在经营现金流不稳定的情况下,公司很容易一不小心就缺钱了,这就给公司的资金管理造成了巨大考验。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司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出现亏损,而上年同期则是盈利1.31亿元,公司的经营状况有恶化的倾向。

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常年保持在60%的水平以上,截止至2019年1季度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68.17%,公司的长期偿债压力有点大。

近年来,公司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有所下滑,截止至2019年1季度末,公司的流动比率为1.34,速动比率为0.67,公司短期偿债能力较弱。

另外,截止至2019年1季度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为15.21亿元,而短期借款为16.3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4.13亿元,货币资金远小于短期有息负债,公司的资金链还是有压力的。

二、24亿预付账款去向存疑

公司看起来很缺钱,但对外预付供应商的款项时却一点也不含糊。公司的预付款近年来一路飙升,截止至2018年末,公司的预付账款金额为24.39亿元,同比大增252.67%,预付账款占公司净资产的比重高达62.56%,显而易见,公司预付账款的增长很迅猛。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公司预付账款前五名对象合计金额为18.91亿元,占预付账款总金额的比重为77.54%。

根据公司对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司与预付账款前五名对象不存在关联关系。

然鹅,如果真没什么关联的话,公司在自身资金紧张的情况下,预付款还这么大手大脚,似乎有点不合常理。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郴州市锦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锦荣贸易)参保人数仅为4人,公司股东为陈玲,监事为曹益华,公司曾经于2017年12月变更过住所地址。

(数据来源:天眼查)

郴州市旺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旺祥贸易)参保人数也仅为4人,公司股东为曹林清,监事为许飞洋,公司曾于2017年6月变更过住所地址。

(数据来源:天眼查)

锦荣贸易和旺祥贸易两家公司员工参保人数均为4人,人数较少,看起来经营规模都很小,两者更像是皮包公司;两家公司均出现曹姓的股东或监事,不知道他们跟金贵银业的大股东曹永贵有何关系;另外,根据住所信息显示,两家公司变更前在同一楼层办公,变更后离得也很近。

接下来看郴州市金来顺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来顺贸易),这家公司的参保人数为6人,公司股东为许飞洋和陈佳文。

金来顺贸易的员工人数也很少,经营规模并不大;可以看出许飞洋是金来顺贸易的大股东,同时他还在旺祥贸易担任监事,说明金来顺贸易和旺祥贸易两家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数据来源:天眼查)

我们再来看永兴县富恒贵金属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富恒贵金属),这家公司的参保人数未对外公布,股东为王美娟,监事为李小兰,公司联络员曾于今年6月份由曹莎变更为王美娟。

(数据来源:天眼查)

最后来看永兴县富兴贵金属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富兴贵金属),这家公司的参保人数仅为4人,股东为李福春,监事为王昶强,公司联络员曾于今年5月由曹莎变更为王美娟。

(数据来源:天眼查)

显而易见,富恒贵金属和富兴贵金属两家公司名称相近,住所都在永兴县便江镇,公司联络员信息一模一样,而且富恒贵金属的监事李小兰和富兴贵金属的股东李福春都姓李,两人是否存在一定关系?另外变更前的联络员曹莎也姓曹。

经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金贵银业的预付款前五名对象都没啥实力,而且很大可能相互之间存在关联关系。这么多巧合放到一起,由此可以推断,金贵银业的大额预付款资金去向存在较大的疑问。

自2014年上市以来,公司白银产品的毛利率一路走低,2017年下滑至7.63%的新低水平,2018年触底反弹至9.37%。

而根据长江有色市场发布的白银价格相关数据,公司的白银产品毛利率跟白银市场价格存在一定程度的背离。例如,2018年公司白银产品的毛利率在走高,但白银市场价格却在低位徘徊,两者呈现相反走势。

一般情况下,在成本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当一家公司产品的市场价格提升时,会提高公司产品的毛利率水平,相反,当一家公司产品的市场价格下降时,会降低公司产品的毛利率水平。

金贵银业白银产品的毛利率与白银市场价格走势不一致,恐怕难以自圆其说。

(数据来源:Choice数据)


三、董事会视公司内控如儿戏

不仅公司缺钱,公司的大股东也很缺钱。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9年1季度报告,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曹永贵持有公司的股份为3.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74%,其中累计被质押的股份为3.07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7.74%,占公司总股本的32.00%。

大股东基本上把持有的公司股份都拿去质押了。

2017年6月,大股东曹永贵在未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等法定审议程序的情况下,私自使用公司公章,为其控制的郴州市金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江房地产)向上海汐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汐麟)的1.6亿元借款提供担保,并向上海汐麟提供了有曹永贵、张平西、许军、刘承锰等四名董事亲笔签名的董事会决议文件。

然鹅,金江房地产没有按时偿还有关贷款,上海汐麟随即向法院起诉,要求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并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法院冻结了公司5个银行账户。

2019年6月,金江房地产才向上海汐麟偿还清了借款本金及相应的利息,上海汐麟因此不再追究公司的连带担保责任。

因公司对上述行为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证监会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对曹永贵、张平西、刘承锰和许军等四人也出具了相关警示函。

公司大股东铤而走险让上市公司为自己名下的房地产公司做担保,结果房地产公司到期还不起钱,被借款方告上法庭,这才揭开了其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丑陋行径。在这起事件中,可以印证公司大股东的资金链也很紧张,且对公司内控视同儿戏。

令人生疑的是,大股东质押上市公司股份得到的钱去哪儿了,莫非也拿去搞房地产了?

四、商业票据被做局

2018年9月,公司大股东曹永贵为缓解公司资金困难,拟将其持有的1.60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6.70%,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额的51%)予以转让。

这时,上海稷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稷业)站出来说自己实力很强大,完全有实力接盘,两者一拍即合,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协议。

基于上述股权转让意向协议,上海稷业主动提出在尽职调查完成和正式协议签订之前,先协助公司解决资金困难,于是便抛出了一条计策,即由上海稷业向公司开具商业承兑汇票,用于公司质押贷款,同时要求公司对其开具等额汇票,以对冲其风险。

公司拍手称赞,也觉得此计甚妙。双方就此事协商一致,愉快地签订了备忘录,并特别约定,汇票在公司贷款担保解除后相互返还。

公司在收到上海稷业开具的两张金额分别为1.5亿元和1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后,随即向恒丰银行长沙分行、湖南三湘银行进行质押融资贷款,拿到融资款后,公司主要用于支付郴州市锦荣贸易有限公司、郴州市北湖区联晟贸易有限公司的购货款等。

2018年12月,上海稷业私底下背着公司,另外又与浙江物产中大联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物产)签署了汇票质押合同,以其持有的出票人为公司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提供质押担保,汇票载明承兑人为金贵银业,承兑信息为本汇票已经承兑,到期无条件付款。

上海稷业通过中国人民银行电子商业汇票系统(以下简称ECDS系统)完成电子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登记,质权人为浙江物产。

上述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到期后,浙江物产于2019年3月通过ECDS系统提示公司付款,公司知悉后通过ECDS系统拒付。

基于以上原因,浙江物产将公司告上法庭,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并提出两点诉求:其一是请求判令公司支付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款项2.5亿元以及自汇票到期日起至清偿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其二是判令公司承担案件的财产保全费、受理费等诉讼费用。

公司事后才知中了圈套,幡然醒悟过来,原来上海稷业是假借受让股权的名义,在完全没有履约能力的情况下开具虚假商业汇票,骗取公司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公司认为其对电子商业承兑汇票的取得、质押涉嫌诈骗罪,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

公司认为,浙江物产在明知电子商业承兑汇票不能质押、转让而须向公司返还的情况下,仍然接受上述汇票,属于恶意取得或重大过失取得,其不应享有票据权利。

公安机关针对上海稷业和浙江物产是否存在利用电子商业承兑汇票进行了诈骗犯罪立案侦查,正在调查其是否存在涉嫌经济犯罪的情况。

公司于2019年6月29日发布关于收到民事裁定书的公告称,法院依据相关法律法规,驳回了浙江物产的起诉;同时,公司向投资者提示风险,目前因该民事诉讼案件和刑事案件尚未终结,对公司的影响尚存在不确定性。

事后来看,正因为缺钱,公司之前把能作为抵押的固定资产、存货、无形资产都派上用场了,这次把目光瞄向了应收票据这个科目,找了家公司互开汇票,然后就可以找银行质押融资了。这操作很溜,可以给一百分。

令其感到意外的是,票据融资是对方给公司挖的坑。到头来,公司反而弄得自己一身骚。

五、结束语

2019年7月12日晚间,公司发布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收购湖南临武嘉宇矿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湖南东谷云商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赤峰宇邦矿业有限公司65%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至此,公司筹划一年多的重大资产重组正式告吹。

目前,公司捉襟见肘的资金困局已经成为其经营发展道路上一条鸿沟。